易游网 - 轻松环球旅游从此开始!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旅游服务 > 出游理财 >

货币互换网铺开 助两万亿人民币出境

时间:2013-05-24 17:49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 

2008年12月12日与韩国央行签署首个货币互换协议后,据《第一财经日报》统计,中国人民银行已与19个国家(或地区)的央行(或货币当局)达成了货币互换协议,涉及总金额逾2万亿元人民币。人民币互换网已然铺开,并正从亚洲和新兴市场向更多西方国家延伸。

澳新银行大中华区研究总监刘利刚向本报表示,货币互换是人民币国际化的重要一步,货币互换也是美元等货币实现国际化的必要步骤。除了进一步扩大货币互换范围外,下一步将是人民币与更多货币进行直接兑换和交易。

由来

人民币货币互换网逐步铺开,是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之后。在危机面前,美国因美元获得了大量铸币税的同时,还通过大量印钞的方式向全球转嫁危机和输出通货膨胀,这让不少国家开始感受到依赖美元的一些弊端。

实际上,历史上多次危机均与美元息息相关。比如1997年亚洲危机,当时的很多东南亚货币挂钩美元,前期美元的大幅贬值,促使这些国家货币大幅升值的同时还输入高通胀,后期美元走强又让这些国家经历了泡沫破裂、货币狂贬、外资大幅撤离的悲剧。

在2009年的伦敦G20峰会前夕,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3月23日在央行网站上发表了题为《关于改革国际货币体系的思考》的署名文章,指出必须创造一种与主权国家脱钩,并能保持币值长期稳定的国际储备货币,以解决金融危机暴露出的现行国际货币体系的一系列问题。

在持续一段时间的激烈讨论后,上述超主权货币的提议并未在国际社会付诸实践。不过,中国央行开始稳步推进人民币的跨境贸易结算和货币互换,这起到了既方便贸易结算、规避汇率波动,又能在一定程度上摆脱对美元的过度依赖,并有利于人民币走向国际的多方面作用。

互换网

货币互换,又称“货币掉期”,是指市场中持有不同币种的两个交易主体,按事先约定在期初交换等值货币,在期末再换回各自本金,并相互支付相应利息的市场交易行为。

货币互换最早起源于20世纪70年代,起初主要是在商业机构之间进行,目的在于相互利用比较优势,降低各自融资成本,锁定各自汇率风险。近年来,各国央行(或地区货币当局)也开始将货币互换用于区域金融合作,实施货币政策和金融稳定的需要。例如2001年以来,中国央行参加了东盟10国加中日韩(10+3)之间建立的货币互换网络。

本报统计中国人民银行和投行研究报告数据显示,从2008年底至今,人民银行已于韩国、中国香港、马来西亚、白俄罗斯、印度尼西亚、阿根廷、蒙古、冰岛、新加坡、新西兰、乌兹别克斯坦、哈萨克斯坦、泰国、巴基斯坦、阿联酋、土耳其、澳大利亚、巴西、乌克兰等19个国家、地区的央行及货币当局达成了货币互换协议,涉及规模为人民币20125亿元。

苏格兰皇家银行一份研究报告指出,人民银行与其他国家央行(或地区货币当局)进行货币互换有多重作用和目的,同时也令离岸人民币市场不断扩展。

第一,货币互换可作为流动性提供机制。上述报告称,在中国央行向韩国央行提出1800亿元人民币货币互换时,目的是无条件地为韩国央行提供备用的流动性机制,这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、美联储和其他机构在雷曼危机下提供的货币互换机制有所不同。

第二,货币互换推动人民币贸易结算。报告称,2009年后签订的互换协议都是为了推动人民币在双边贸易和投资的使用。

实际上,央行在和其他央行(或货币当局)签署的系列本币互换协议中不乏创新。支持互换资金用于贸易融资、将互换的有效期延至三年,都是创新做法。这些创新可推动双边贸易及直接投资,运作机制是央行通过互换将得到的对方货币注入本国金融体系,使本国商业机构可以借到对方货币,用于支付从对方进口的商品。

第三,货币互换推动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。上述报告称,每份货币互换协议的规模并不一定和该国与中国的贸易情况成正比,间接证明货币互换并非仅仅为了人民币贸易结算。同时,接近四分之三的货币互换协议都是与外汇储备丰富的亚洲央行签订,证明这也是为了推动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。当然,这也使中国央行的外汇储备更加多元化。

路线图

从货币互换路线来看,遵循了从周边贸易伙伴如中国香港和韩国,到新兴市场国家如印度尼西亚、关键地区枢纽国家如土耳其和阿联酋,再到西方国家比如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渐进路径。

刘利刚认为,亚洲贸易伙伴和新兴市场国家,更愿意接受崛起的货币,而新西兰和澳大利亚央行与中国央行签署的货币互换协议,显示出西方发达国家也逐渐认识和接受人民币。

今年2月22日,英国央行表示正与中国央行研究设立货币互换安排,此举可以帮助英国从中国经济的迅速增长中获益,并且有利于中国进一步扩大人民币使用范围。

德意志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马骏曾向本报表示,货币互换对人民币国际化来说更具有宏观意义。然而签署货币互换协议不代表启动互换机制,目前海外企业对人民币的需求还存在一些瓶颈,最主要还是资本项目管制。

但刘利刚认为,中国国内金融改革尚待完成才是抑制人民币国际化的最大障碍。他指出,中国央行一般对货币互换目的仅以应对短期流动性问题作为解释,下一步可能需要跟其他央行沟通货币互换的作用。

比如对澳大利亚央行来说,货币互换协议只适用于紧急情况下启动供澳大利亚企业和银行使用;而韩国央行则主动启动互换,将韩元换作人民币并将一部分人民币借给韩国企业使用。

2010年8月,中国央行同意境外央行等其他三类机构投资中国境内债市,这促使部分外国央行启动部分互换协议,使用人民币投资中国债市。而与内地人民币跨境贸易结算最多的香港,该地区金管局仅在2011年人民币清算行中银香港结算额度用罄后首度启动货币互换,但鲜有香港银行向该局提出申请。

苏格兰皇家银行研究报告称,除此以外,其他本币互换协议基本上从来没被启动过以用来支持任何信贷。刘利刚认为,货币互换的目的并不应局限为紧急情况使用,而是为了人民币作为贸易货币和人民币国际化的步伐走得更快,相信在这种沟通下更多央行会愿意启动互换机制。

“人民币国际化是一个漫长的过程,有条件的国家应该积极推动,比如资源丰富的国家、主要贸易伙伴等国家都应推得更快一些。”他说。今年中国可能将与更多国家签订货币互换协议,而除了和日元进行直接兑换外,人民币还应跟主要国家货币进行直接交易和兑换,下一步便可以与澳元直接兑换。

他说,很多国家政府及银行对于人民币国际化乐观其成,人民币作为一个外国货币,对外国银行来说便是增加了新的币种和业务,“何乐而不为?阻力还是在我们这边。”他说。

然而,货币互换等方式向境外投入大规模的人民币,而部分资金可能被投机者利用,回流至国内进行套利。刘利刚认为,短期内资本流入的趋势和负面作用难以避免,但从中长期来看,这对减少以美元为主的外汇储备有一定作用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